從美國生技股看台灣生技股

撰文-謝金河

金融、內需、國防和能源股強勢 科技股漲幅落後
今年美國總統大選成了全世界最吸睛的焦點,川普上,希拉蕊下,這個結果跌破了全美國主流媒體的眼鏡,而在金融市場,生技股拉大漲勢,也讓美國股市在川普當選,全球股市顫抖中,美股意外拉出長紅。

美國總統大選十一月八日開票當天,道瓊期貨盤開盤以大跌八○○點以上開出,但美國六大指數的那斯達克生技分類指數卻是大漲;九日的美國盤,NBI生技指數以二七一八.二四點開出,收盤二九八四.一點,指數大漲九.七八%。

納入道瓊三十種成分股有三檔,一是嬌生大漲三.二六美元,漲幅達二.七九%;其次是Merck(默克藥廠)上漲三.六七美元,漲幅為六.○七%;而輝瑞藥廠開盤大漲八.六七%,收盤也漲了七.○七%,成交量高達一.一八億股,這三檔撐起了那天的道瓊指數。



美國生技股飆漲 報復希拉蕊落選


除了嬌生、默克、輝瑞三檔列在道瓊成分股的生技股外,所有大型生技股也都飆出驚人漲幅,算是對希拉蕊落選的報復性反彈。這次新藥業者與希拉蕊結下樑子,要從希拉蕊去年開始競選後,率先對美國藥價過高展開抨擊。根據CNBC報導,美國藥品福利管理機構Express Scripts統計,美國品牌藥價在二○一五年跳升一六%,若從○八到一五年來看,這段期間藥價飆升了一六四%;而治療複雜症狀的特殊用藥(如C型肝炎)的專門用藥(specialty drug)價格高昂,是推升藥價飆漲的主因。被點名的是Gilead Sciences研發出來的兩款C型肝炎藥物,標榜有九○%療效,但其中名為「Sovaldi」藥物,使用十二周標準療程要價八萬美元,另一款「Harvoni」收費更高達九萬四千五百美元,美國藥廠價格飆高,原本是為人類謀福利的初衷,卻變調成為牟利的工具。舉例來說,紐西蘭有一款癌症治療藥物Gleevec,在紐西蘭售價是九八九美元,在美國售價卻高達六二一四美元,面對藥價居高不下,川普及希拉蕊都揚言上任之後,首要目標是改革藥價。只不過,川普多加了一句話,他說美國的政客都被藥商綁架,今年六月還宣稱要聯邦醫療保險(Medicare)出面和藥商協商處方箋藥品的價格,他加入希拉蕊反藥價過高行列,讓共和黨陣營嚇了一跳。

川普認為,傳統政客都已被藥商收買,因此,無法推動直接的改革,但只要他親自出馬,就可以為美國人節省幾十億美元荷包,他靠著三寸不爛之舌,在藥政改革中,反而後來居上。



藥價過高受抨擊 大選期間一度重摔


這段期間,美國爆發圖靈製藥(Turing Pharmaceuticals)創辦人希克瑞利(Martin Shkreli)因買下弓形蟲用藥Daraprim,這種治療寄生蟲用藥一顆從十三.五美元拉抬到七五○美元,消息傳出,全國譁然。不久,主其事者希克瑞利在紐約家中被FBI帶走,大批網友在推特上表示大快人心,後來希克瑞利交了五百萬美元保釋金返家!但是生產Daraprim的KaloBios當天股價重挫五○%,過去一年來,股價從四十五.八二美元慘跌到現在三美元,市值只剩下四四七○萬美元,接近下市邊緣。而生產C型肝炎用藥的Gilead Sciences股價也從一一八美元跌到七十六.九四美元,目前本益比只剩下七.一二倍。

最慘的還有加拿大最大藥廠Valeant,這家藥商過去五年以一九二億美元併入著名生技公司,包括博士倫。該公司在一五年四月以一一○億美元高價收購Salix,後來Salix被查出賄賂醫師開處方箋,加上Valeant業績節節下滑,於是在美國掛牌的股價,一口氣從二六三.八九美元跌到十三.七七美元,其市值一度高達八八六.九七億美元,如今縮水九三%以上,只剩下五十九.八七億美元,這幾年砸大錢搞購併,幾乎沉入海底。等到希拉蕊要求管制藥價,NBI生技指數開始連環下挫,今年最低跌到二五一四.六九點,生技股分類指數下挫四成,被指為拉抬藥價的Gilead、KaloBios股價都慘跌。在這段全美生技股調整最劇烈的期間,台灣的生技股也出現巨大變化。市場把新藥產業當成未來明日產業,大家以美國生技產業的發展為標竿,於是從○八年的《 生技新藥條例》過關後,這些年資本市場增加了很多生力軍,不少都是沒有營業額的新藥股。由於新藥產業有特殊複雜性,一般投資人很難理解新藥的內涵,資訊不對等情況普遍。例如,過去有兩檔在資本市場大鳴大放的個股,都與新藥解盲有關,最具代表性的是基亞,一四年在市場賣力炒作中,股價漲到四八六元;去年浩鼎一度成為市場焦點,股價從二五○元炒高到七五五元。這兩檔新藥股都以解盲為題材,在解盲之前,股價全力炒高,最後解盲失利,股價跌回原點。浩鼎最近一度跌回二六八元,基亞也一度跌到五十.六元,這兩家解盲失利的公司,公司派已沒有更大動作,市場作價者也遠去,股價呈現且戰且走的局勢,高價搶進的投資人,如今都慘遭套牢。



《生技新藥條例》相挺 成「印股票換鈔票」贏家


這些年台灣的生技股炒作熱浪一波接著一波,第一波是台微體炒高到四四○元,後來智擎拉升到三五五元,醣聯一上市就創了一六九元高價,安成在興櫃之前有四○○元身價,上櫃後最高三五一元。而標榜最早拿到腎臟病藥證的寶齡富錦,股價一度拉高到四九一.○五元,後來藥證到手了,股價今年最慘跌到六十九.七一元,但這些拉抬與炒作,紛紛圖窮匕見。很多紅極一時的生技明星,如今繁華落盡,像台微體從四四○元跌到八十四元,有授權金入帳的智擎一度跌到一二九元,當年盛況三、四○○元的P4學名藥廠安成,一度跌到剩下八十七.一元,浩鼎從七五五元一直跌到二六八元,更是令市場稱奇。

這些年搭著《生技新藥條例》便車,將生技新藥股端上市的新藥產業人士,是標準的 「印股票換鈔票」最大贏家。在《生技新藥條例》的掩護下,眾多新藥公司沒有營業額就可上市上櫃,新藥業者讓公司上市櫃,可以從容從市場取得資金,而一般散戶則成了標準「養套殺」下的最大輸家。很多生技公司一開始都是先透過內部人增資,把資本額提高,由於新藥研發是一條漫長道路,新藥業充實資本是必要的過程,但新藥業大股東往往以低價或面額附近的價格先行投資,等到IPO(首次公開發行),股價又可以掛高價;之後,反覆炒高,大股東釋股,或是多次增資,吸引大眾認股, 最後套牢的輸家都是無知的散戶。例如,台微體在一二年上市櫃之前,先以面額將資本額增加到三.九一億元,然後再拿四六二二萬元股票以每股一五八元上市承銷,當股價炒高到四四○元前後,再辦了一次每股二九八元的溢價增資。目前台微體五種新藥產品進入開發晚期,研發支出費用龐大,前三季每股純益(EPS)是負十元以上,資金不斷燃燒,現金部位已從三十四.三七億元快速下降到十九.五五億元。

同樣的情況,安成以每股一○八元上櫃,先前大股果透過內部人增資到七.七七億元,大股東十元增資,到了店頭市場從一○八元起跳,股價最高漲到三五一元,此時再辦一次二四八元增資,投資人高價參與增資,如今都變成套牢一族。這些年股價大幅翻滾的生技股都有這個現象,例如浩鼎一二年現增每股十五元,到一二年登錄興櫃,股價是一五八元,當年認列十五元的原始股東,一年報酬率十倍以上,如果十五元認股,賣到最高價七五五元的人,報酬率可達七十四.五倍,什麼行業有如此高的回報?益安也是如此,一二年內部人大股東增資每股十元,一四年上興櫃每股從一四○元起跳,這次上櫃是一三二元,還好股價仍在承銷價之上。

台灣的生技產業,是蔡政府指定的「五加二」獎勵產業,也就是未來明日產業,這是大家的共識,但自從生技產業條例通過後,很多沒有營業額的公司可以上市、上櫃或上興櫃,給了大股東一條「印股票換鈔票」的終南捷徑。



市場資訊不透明 小股東無力招架


因為新藥公司不需要營業額,就可以超過面額數倍在市場公開發行,我相信台灣新藥公司純心經營好公司的老闆不少;但也要慎防一些魚目混珠、打著新藥研發的招牌,招搖撞騙的業者。畢竟這不是一個資訊完全透明的市場,新藥研發業者可以印股票換鈔票,但是一般市井小民卻必須以超過面額數倍,甚至是十幾倍的代價參與認股或增資,風險全在散戶投資人身上。況且,新藥一直要到FDA(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)取得藥證,費時可能很久。若大股東不斷燒錢,又遲遲取不到成果,那麼這波承接風險的小散戶完全無招架之力,這是放寬《生技新藥條例》的政府要特別注意的地方。從《生技新藥條例》施行以來,台灣很少有藥廠在國際市場上取得藥證,或者是新藥公司得到國際大廠購併,看得出台灣新藥發展實力,仍與國際大廠有一定差距。大家想想,研發C型肝炎藥物很有成就的Gilead Sciences目前本益比只有七倍,台灣生技股炒得那麼高,合理嗎?

投資生醫基金的領航者